返回

好喜欢姐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7.陈佳书,你怎么这么搔啊/撕爆丝袜play(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陈佳书好像一味毒药,沾染上了就再难戒掉。

    她昨晚来过一夜,今晚陈渡独自躺在床上,怀中空虚,他辗转反侧良久,窗外隔壁一片静悄悄,室內吹着空调,他的心口燥热如蚂蚁在咬,最后胡乱睡了,梦见一些说不上来的诡媚的模糊场景。

    陈渡在清晨转醒,蒙蒙亮的光线透过窗户照进来,一片浅白的视线里,他隐约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在窗外的露台上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看花了眼,使劲眨了眨眼皮,掀开被子坐起来,转头盯着窗外。

    陈渡的卧室是二楼采光最好的,温韵当初怀着孕就已经给儿子安排规划好未来十几二十年的住所了,设计图纸上他的房间面积比主卧还大。不过一个人住当然用不着这么大的房间,正好匀出一部分来,专门在窗户外搭了个小露台。

    露台上放了几把躺椅,平时没事躺上面吹吹风晒晒太陽,旁边还架了个秋千,陈渡小时候喜欢坐秋千上思考问题,后来长大了觉得那个又是藤萝又是花的秋千有点幼稚,就不大爱往上面坐了。

    陈佳书握着吊绳站在秋千上,足尖立起在秋千上移动,姿态柔美,从一端小碎步点跳到另一端,秋千和着腰肢盈盈摇晃。

    她右褪稿抬,左褪笔直,全身的重心压在竖起的足趾上,令人心惊內跳的轻盈。全身崩成一条柔软的直线,映在熹微的晨光里,衬得她修长纤瘦,穿一件紧身黑色练功服,细羽玲珑的白色丝袜,从头到脚都透着媚意,是他梦里的白天鹅。

    她从秋千上跳下来,丝袜包裹的长褪浸在光里,染上一种莹润的骨感,发丝纷扬,携着微风走过来,一步一步像是踩在他心上,她走到他的窗边,撑着窗沿坐上来,隔着一帐书桌的距离,低头俯视他。

    她坐在窗台上,漂亮的身休是电影画报里才有的剪影,玉一样的白,领口开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